立即寻找爱情而无需寻找

时间:2021-07-22 21:51       来源: www.yits0031.com

这忽然让我震撼,假如我一生都没遇见这个完美的人如何解决?我能以某种方法给自己所需的支持和保证吗?

为何呢

但,并没非常不错的强迫积极考虑的办法,由于那时我的情绪已经变成一种肉体感觉,即便我的心不在乎,它也会一直停留在我体内。

我知晓,虽然我的感觉与未解决的问题有关,但假如没解决任何问题,我会有不一样的感觉。

我知晓爱还在于给予他人并在那里伴随他人的快乐。但,我对爱的需要最后是对支持和保证的渴望。毕竟,当生活各方面都非常棒时,单身从来不会打扰我!

可以在亲人中找到如此的外部支持,这是非常棒的,但,知晓一点点的同情心,也可以很大地解放你自己,你可以一个人解决好像最大的斗争。毕竟,正如大家常说的那样,大家不可以期望其他人能给自己带来什么。

正是在那种状况下,我参加了一个名为“善意”的会议,这是一种善意的正念训练。当我向老师提起我一般的问题:沉思的思想分散了我的注意力,与害怕在专注于当下这一刻时愈加意识到我们的沉重感情时,我被告知要欢迎并随随便便。

在我的家人,朋友之间,甚至在我过去打造的长期关系中,我一生都感到孤独。这可能就是为何我一直暗中向往那个特别的人,他会最深刻地理解我,并以我想要被爱的方法爱我。有人会带走我的寂寞...

我的生活教练过去建议我给自己我所需要的爱,这使我深感悲伤。那不是我有一天会找到的“我一生的爱”的工作吗?事实上,无论他们单身多长时间,我都没遇见任何完全放弃探寻爱情的人。

我本人非常幸福,已经好多年了,但内心深处,仍然有一天找到爱情的期望。

假如通过从内部找到足够的爱,大家不再感觉需要那个特别的人如何解决?

即便在最寂寞的时刻,我也一直在那里。” 〜Sanober Khan

每一天,我都愈加意识到有的沉重的东西不断constantly住我的喉咙,压抑着我的心。无明显是什么原因,眼泪会随机流出来。

这部分情绪是我陷入一系列破坏性思想和观念的结果。假如我能以某种方法将注意力从“没将来的失败”转移到对我目前情况的新怎么看上,那样我将免于压倒所有。

回想一下我寂寞和渴望的时刻,我得出了一个相当自私的结论-假如我有一个能让我相信“只须所有都好,就好了”的生活问题和消极情绪会愈加容易由于大家彼此在一块。”

然后,仿佛在考验我决心从内心寻求爱和勇气的决心,生活使我陷入了一个月的内心动荡。我的恐惧,怀疑和困惑是这样的消耗,以至于我感到身体虚弱了几周。

假如我没根据我们的条件打造事业所需要的东西如何解决?假如我想在世界上产生的影响只是放任的梦想如何解决?当我彻底拒绝回到全职工作的想法时,是不是只不过让我的自我接任?在这个充满激情的让人兴奋的地方,我是不是放弃了对自己和家人的责任?

探寻爱情是一个疲惫的话题。然而,尽管爱的定义非常广泛,但当涉及到探寻爱时,大家几乎只意味着对另一个生物的爱。因此,当大家感觉到对爱的渴望时,大家自然就会从自己身上寻求它。

当我将注意力转向周围和内部发生的事情时,我敏锐地意识到自己分散注意力的消极思想和沉重的感觉。但,我也被外面阳光直照的微风中柔和的树叶所吸引。就像那样,我的注意力飞速地从一件事转移到了另一件事。

我给了自己十二个月的自由学习和进步的机会,承担了我以前在公司日常没考虑过的风险。本着拥抱未知的精神,我走到了充满激情和机会的地方。这是一段美好的旅程,但目前“分配”的时间用完了,我的身份意识遭到质疑。

让人欣慰的是,一旦找到这种爱,生活就会忽然变得更好,而不需要我付出任何努力。理想的伴侣将使我一生的负担减轻一半,消除我的恐惧时刻,使我的幸福倍增,因此我期望这样。

我发现了授权,但让人恐惧。

觉得我的问题已经解决了,由于我像大部分人一样最后会找到这种伟大的爱,因此更容易忽视我的问题。

我孤注一掷,好像在为理智而战,我拼命探寻一种办法来给予自己所需的支持。

这部分天,当我陷入与人际关系的想法时,我发现以前的需要已经被容易的好奇心所取代。没合作伙伴的支持和保证,我不知晓我的浪漫经历会是什么样。我发现自己对这个想法调皮地笑了。

假如我不再指望那个特别的人来“解决”我的生活,那样我自己就能成为我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法。这并非一个轻松的想法。正如埃里卡·钟(Erica Jong)所说:“把我们的生命学会在自己手中,会发生什么?一件可怕的事:没人责怪!”

令我惊讶的是,会议结束后我沉重的感觉几乎消失了。为了确保我一个人没在自欺欺人,我转向未解决的问题。他们仍然在那里,只不过,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感觉到它们。

期望有一天能以一种神奇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,这减轻了这一刻的重压,但随之而来的力量却影响了我今天的生活。最后,我真的需要的不是勇于面对完美的人,而是要勇于面对自己一生的挣扎。

因此,是在一个随机的星期天下午偶然地找到了我需要的爱–不是以我原本想打造的勇气,而是以新发现的对我一个人的友善之情。

十分钟,我坐在那里察看并同意。与其他冥想办法不同,我过去不在意自己做得不好。

我意识到这可能是我首次给自己一个温顺的好意。在那十分钟内没必要,也没必要。没一个熟知的内心的声音告诉我,这种安静的时光是一种难得的享受,我需要努力工作才能第三挣扎。像一个真的的朋友一样,我只不过给自己以接纳和伴随的温顺。

当破坏性的情绪接管时,大家常常会被一种无助感所淹没,这种无助感使大家寻求他人的支持。

« 上一篇:老妈老爸的爱情故事究竟是什么样的
» 下一篇:没有了